您好这里02/M/离怪,请多指教!
目前算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文手、画手。热爱原创,同人创作较少。
近期沉迷各种日式RPG无法自拔(。)

团聚(P站绿赤/PM/中秋贺文)

  • P站绿赤。
  • 绿视角。
  • 严重OOC。
  • 超短。
  • 结局HE(?)
  • 大量捏造有。
  • 作者渣文笔。

 

以上OK?那么开始吧——

 

团聚

据说明天就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中秋节。似乎在我出生以前,这个节日就已经传入了我所在的地区。中国的人们会在这天吃一种名为“月饼”的点心,全家人都聚在一起欣赏着镶嵌于暗紫色夜空的明亮圆月。而这一习俗在我的家乡也有延续下去,因此我从小便随着家人一起度过这个意义非凡的节日。

 

但是那家伙不同。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也从来没有听到过关于他的父亲的消息。因此他的家庭也许并没有“团聚”一说。

 

或许是因为他无法感受到其他人都能够拥有的快乐,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变得越来越孤僻。特别是他成为这个地区最强大的训练家之后,总是会让人感到那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而瑟瑟发抖。

 

炎热的夏天在令人烦燥的蝉鸣声中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凉爽却总是在下着雨的秋天。不过四季的变换似乎不会影响到那家伙所居住的寒冷雪山。

 

不知道那家伙现在过得怎么样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吃饭。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穿着我在前些日子给他带过去的保暖衣物。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双手撑自己的下巴,手肘下是自己房间的阳台。身旁花盆中种植的雏菊随着清风摇曳,房间里飘散风的味道。我抬起头望向那一片璀璨的星空。几朵淡淡的云渲染于紫黑色的夜空,不可计数的星辰一闪一闪地发出明亮的光,以此来吸引人的注意力。偶尔也会有几颗特别闪亮的星星忽明忽灭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而星星们正围着那轮圆月,明天将会是它最圆的时候吧。

 

这样的美丽景色并没有太令我注意,我的眼神涣散,不飘向了何方,也不知是否在注视着哪颗星。我只是静静地想念着那个令人不省心的家伙。

 

突然,伴随着娜娜美姐姐呼唤我的声音,天上一颗正散发着赤色光亮的星星从群星中跌落,一声不响地砸向大地。

 

我的意识被唤了回来,却被那抹红得滴血似的流星牵住了心思。

 

如此耀眼的红色,就像那家伙的双瞳一样。

 

不知道明天的天气是否也会像今天一样晴朗。

 

明天,你会回来跟我一起过中秋节吗?

 

 

我奔跑。面前是一片黑暗,身后也是那片同样的黑暗。

 

而我只是那样奔跑着。漫无目的地奔跑着。

 

我为何而奔跑?

 

——我不知道。

 

身体逐渐被刺骨的冰雪所包围,我的步伐也随之越发艰难。因不断奔跑而从我的皮肤钻出来的汗水浸湿了我的上衣,而四周的寒冷气息与我自身的温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种不和谐感就如同冰火两重天一般刺激着我的每一寸皮肤。

 

渐渐地,我看到我的正前方有一缕光亮,这丝在黑暗中突然闪现的光芒于我来说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于是我更卖力地奔向那抹光——

 

我终于冲出了黑暗。

 

然而取而代之的是那片白雪皑皑的冰天雪地和躺在雪地中的赤。

 

赤的身下盛开着如同他的名字一般鲜红的花。

 

 

“赤!”我惊叫着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水将睡衣沾湿从而连成一片。心神未定的我睁大双眼观察着四周的环境——我还在自己家里没错。

 

意识到这一切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梦之后,我咳嗽了几下将上身砸回了床上,受到撞击的床发出一声尖锐的响声。

 

也许是被我的叫声所吸引,娜娜美姐姐突然推开我房间的门,边喊着我的名字,边跑到我的床边。她用手探了探我的额头,脸上出现担忧的神色。

 

她看了看房间的玻璃窗——果然是开着的。随着冷风一起吹进来的还有数不清的雨点。

 

“啊!绿你可真是的!昨晚上睡觉怎么不关上窗子呢?额头这么烫,肯定发烧了吧!”她有点吃力地将窗户关上并拉上了窗帘,“你盖好被子,我去拿温度计给你量量体温!”娜娜美姐姐焦急的声音略带着责备。她说话的尾音和着脚步离开了我的房间。

 

或许是因为一下子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感到十分疲惫。赤浑身是血的样子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现在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

 

很快娜娜美姐姐便拿来了温度计,我含着那支冰凉的温度计,静静地接受着娜娜美姐姐的训斥,脑内仍然是那个可怕的梦境。

 

“40.2摄氏度。”我淡淡地从口里拿出温度计,念出了温度计上所显示的数据。

 

因为家里的人基本不会生病,所以家里自然没有药物,娜娜美姐姐便打着雨伞去商店替我买药了。

 

 

今天就是中秋节了啊……下雨了的话晚上就看不到月亮了呢。

 

赤……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被脑内的想法惊得浑身一震。那个迟钝的战斗狂怎么会有事?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我想多了……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翻滚,内心越来越不安,赤可能已经遭遇危险的想法渐渐占据了我的大脑。

 

说不定,赤真的在等待着我的救援!

 

此时我早已忘记了自己还发着烧,或许一个人去根本什么也无法做到的事实。脑袋里满满地充斥着“赤需要我去救他!”的想法。我快速地穿上棉袄,潦草地系上了挂着精灵球的腰带便从窗户乘着比雕向白银山所处的方向飞去。

 

 

赤需要我去救他!我催促着比雕,想让它飞得更快一些,即便我知道这速度已经是比雕的极限了。

 

风呼呼地刮过我的脸庞,顽皮地钻进被风吹起来的我的衣服内,发烧所带来的热与风雨所带来的寒使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梦中那难受的感觉。

 

赤需要我去救他!我看着远处的白银山渐渐放大,心中也越来越焦急。

 

“辛苦了,比雕!”比雕再也受不了寒风的摧残,我便在半山腰将它收回精灵球,独自忍受着刺骨的风雪往山顶上爬。

 

 

“赤!”我跑进了那个家伙平时居住的山洞,然而里面除了一堆已经熄灭了的炭火和一些生活用品之外什么也没有,就连他的精灵球也都静静地躺在睡袋旁边。

 

赤果然出事了!我的内心逐渐蒙上一层绝望。

 

不行!一定要找到你!

 

于是我又闯进了寒冷的暴风雪中,继续向山顶爬去。

 

赤一定在山顶上进行对战。

 

是的,一定是这样。我只有这样不断地安慰自己,才有力量一次又一次地从厚厚的白雪中重新站起来。

 

然而山顶的战斗场地没有那抹张扬而耀眼的红色。

 

看到悬崖边上那顶被白雪掩盖住的红白帽子露出的一角,我的心猛然一空。

 

似乎浑身的力气突然被什么东西抽空一样,脑袋一片空白的我艰难地迈着步伐向悬崖边走去。我缓缓地蹲下,捡起那顶熟悉的帽子,颤抖着拍了拍帽子上的积雪。

 

有什么东西哽在我的喉咙里,我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话语也说不出来。泪水夺眶而出而又在瞬间隐匿在了风雪之中。

 

骗人的吧。

 

终于……走到头了吗?

 

终于……

 

我的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之后,我便感觉到浑身上下都被冻僵了,受伤的身体也已经被寒冷的天气冻得毫无知觉。

 

我努力扭头,发现了躺在我的身旁浑身是血的赤。

 

还真是狼狈呀……我不顾因牵扯到伤口而带来的剧痛,颤抖着伸出双手将赤抱入怀里。

 

 

虽然这里充斥着暴风雪,还有从悬崖摔下来的鲜血导致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无法看清天上正散发淡淡的光亮的明月。但是——

 

只要你我团聚就无怨无悔。

 

中秋快乐哟,赤。

 

我爱你。

-End-


评论
热度 ( 8 )

© 佐光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