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这里02/M/离怪,请多指教!
目前算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文手、画手。热爱原创,同人创作较少。
近期沉迷各种日式RPG无法自拔(。)

瓶颈期(情人节贺文/初代绿赤/PM/私设)

瓶颈期

文/Tr☆Rinto


※腐向注意

※cp:绿赤(PM)

※私设注意:口哑组绿赤(初代皮卡黄)。

绿和赤并不是驯幼染。

赤在精灵联盟打败了绿并成为冠军(两人并不认识),此后在白银山上修行,因某个意外而导致声带坏掉了,于是便放弃了精灵训练师的身份,回老家真新镇种田(划掉)写小说。是在关东和成都地区小有名气的小说家。用随身携带的纸笔与人交流并记下写作灵感,因而写得一手好字。性格与原作有巨大差异请注意(毕竟就算是原作也无法考究初代赤的性格到底如何)。笔名是“R”。据本人说“喜欢看事物的反面所产生的东西”。妈妈在赤回来之后便开始四处旅行。

绿是常磐市常磐道馆的馆主,在工作之余会拜读他喜欢的作家“R”的作品。喜欢看书。曾经也写过小说但并不顺利。两人的老家都在真新镇,但是两人基本没有交集,以至于他们对对方的第一印象产生于精灵联盟。得知自己崇拜的作家“R”是曾打败过自己的赤之后,既惊讶又有点沮丧(大概是因为他觉得赤在精灵对战和写作方面都高他一等)。刚开始接近赤只是因为好奇、同情和崇敬,但后来慢慢转变为爱恋。性格嘛……年龄设定在青年时期,所以已经不太中二了(。)是个温柔的人吧。

(两人以前其实经常在镇里见到面,但并不互相认识)目前正处于同居状态(赤的家中)。

※各种捏造请注意

※短渣完

※情人节贺文

※甜

※小时候的剧情占大部分

※赤打酱油


 以上OK?

Go——


  

二月,真新镇这个位于关东地区西南方向的偏僻小镇还没有迎来温暖的春天。尽管如此,湿润的海风还是为这样一个人口稀少的小镇带来了四季如春的温和气候,因此正处于冬末的真新镇的温度已与其他地方的春天无异。环绕着这里的绿树早已开始吐芽,枝头各色的浅淡花苞正孕育着新的生命含苞待放。还藏在浅草里的野花依偎在低矮的嫩草丛中,随着还夹杂着冬天气息的清风挑起有些艰难的舞步。阳光融化在还掺着露珠的清晨中,白得有些阴沉的天空中仿佛没有一片云彩,又仿佛全被白花花的云给遮住了。当年为爱懒床的赤提醒起床时间的嘟嘟利早已不在,然而却没有任何事物来代替嘟嘟利那聒噪的存在——在四个月前是这样的。


绿深知自己好不容易突破瓶颈期了的恋人昨晚为了赶稿而辛苦奋斗到了什么时间,他静静地看着赤手中还抓着笔,却伏在书桌上小憩的模样。虽然赤曾在白银山上穿着夏装生活了长达一年的时间,但绿还是担心赤就这样穿着短袖趴在冰凉的木质书桌上睡觉会感冒。绿垂眸,轻轻地为赤披上并不厚重的外套。


“我走了。”绿在对着熟睡中的赤嘱咐之后,俯下身揉了揉自己的爱宠伊布的头,轻柔的力度让这个棕色的小家伙眯着眼唤了几声,“走吧,伊布。”




每天一次的晨跑,每周一次的集体锻炼是绿的习惯。绿穿着暗绿色的运动服,带上伊布围绕着这个规模极小的小镇不停地慢跑,呼出的气团在偏暖的空气中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看着不断变化着的熟悉风景,绿觉得有点无聊。他可以一边跑,一边跟伊布聊聊今天的计划——但伊布只能凭着它不明意味的叫声回着绿。因此绿也就没有做出那样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的事,无聊的他开始回想起以前的事。


 



九岁——还是不懂事的年纪。那时候的绿总是操着一口蹩脚的法语,食指与中指相并碰一下自己的侧额,有些滑稽地与人们打着招呼。姣好的相貌为他赢来不少“追求者”,但无法令人理解的中二行为和自大又好胜的性格却把这些“追求者”们生生地给“吓”了回去。年幼的绿认为自己是很受欢迎的,但在受欢迎的假象背后,他又感到自己是孤独的——他还没有能够一起谈天说地、一起打架的好朋友,似乎他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只是表面上的那一层友好,轻轻一戳就能捅破那层薄薄的人际膜。



那天正处于萤火虫在林中飞舞的盛夏,也是常磐市一年一度的“捕虫大会”召开的日子。绿以出去和朋友探险为由,瞒着爷爷独自穿过常磐森林,来到了常磐市。还没有精灵的他扛着捕虫网,抱着侥幸的心理参加了这次的“捕虫大会”。


 

“现在我们会发给参赛者们这次大会专用的精灵球,各位需要用这种精灵球捕捉虫系精灵,地点限于常磐森林,时间为两小时。比赛开始两小时后,请各位带着自己的‘战果’回到这里,我们将根据各位捕捉到的精灵数量、精灵等级、精灵强弱和精灵的稀有程度来进行打分,分数最高的人即为优胜者!奖品是华蓝道馆表演会的贵宾票三张!”主持人在台上激动地说明比赛规则,工作人员们则是发给参赛者没每人十个比赛专用的精灵球。绿将那些黄色的精灵球塞进裤兜里,看着把裤兜撑得满满的精灵球,绿的心情不免有些兴奋,同时也夹杂着一丝忐忑——先不说自己是否能赢得比赛,常磐森林里栖息着的精灵大多具有攻击性,恐怕自己还没抓到能战斗的精灵就已经被其他精灵袭击了,到时候爷爷和娜娜美姐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绿又摇了摇头,既然已经参加了,就要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大爷的厉害!


“‘捕虫大会’现在正式开始——!”主持人扬起手,宣布这次大会的开始。人们仿佛听见了号令般向常磐森林蜂拥而去,拥挤的人群差点把小小的绿给淹没。绿挤开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凭体型优势在人群间穿梭,很快便达到了将会赢来一场又一场激烈战斗的常磐森林。


现在虽正处于盛夏,但蝉们似乎是发觉了许多人正在这里展开什么行动,也没有过于聒噪地叫唤。绿得发亮的树叶互相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哪些是哪些枝上的宝贝,茂密得连阳光都只能勉勉强强地找到空隙钻过。害羞的走路草们埋在草丛中,偶尔一两只波波叫着“咕咕”的声音划破树与树之间浮着的白云,烈雀们还是慵懒地站在树上享受午后时光。在这里,人们不知是因为害怕惊动自己的目标,还是不舍打破这美好的宁静,他们都放轻了脚步,只听得到小拉达飞快地钻过草丛的沙沙声和精灵的叫声。由于参加此次大会的人大多是虫系精灵爱好者,比起用精灵战斗的方式来捕捉虫系精灵,人们还是更愿意用最原始的捉虫方式——用网捕捉消耗它们的体力,再将它们收服进精灵球里。所以即便是精灵训练师,也尽量不用精灵对战来解决一切。



绿似乎是被这紧张的气氛给感染了。他迈着轻巧的步伐,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四处乱窜以寻求目标。而他走了没多久,一只正扒在树上休息的绿毛虫撞进了绿的视野。



“啊,找到了。”就算绿再骄傲也是知道这时候不该得意忘形的,他小小地嘀咕了句,举起捕虫网,缓缓地朝绿毛虫接近。而正在睡觉的绿毛虫当然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会遭遇的事,或许是因为它太没有警戒心,绿在离它够近的地方发现了它正在睡觉,于是连捕虫网都没有派上用场,它在精灵球里一下都没有挣扎便被收服了。


“哼哼!不愧是本大爷!”绿第一次捕捉神奇宝贝顺利得不可思议,他看着手中比手心稍大的精灵球,不禁更自满起来,“好,就按这个劲头收服所有的虫系精灵吧!”


 


 


然而绿的捕虫之旅并不像开头所预示的那样顺利。接下来的几次,他不是根本找不到虫系精灵,就是因为不慎闯入大针蜂的领地而被追杀;不是捕虫网没捉到那些虫,就是虫系精灵们从他的网底下逃走了。接连的失败磨光了绿本就缺少的耐心,也让他不禁想跟说了“万事开头难”这句话的那个人好好谈一谈人生。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本大爷会这么倒霉啊——!”绿烦躁地抓了抓总是翘起来的棕红色发。之前他已经用了不少精灵球了,现在只剩下了在裤兜里静静地躺着的三个缩小的精灵球,其中一个还是装着绿毛虫的。时间也已经过了三分之二。身为精灵研究界名人的大木博士的孙子,参加“捕虫大会”却只抓到了一只绿毛虫什么的真是太丢脸啦!绿紧紧地捏住了兜里的精灵球,黑曜石般的瞳里写满了不甘和彷如失败般的屈辱——还剩半个小时,我一定要将这两个精灵球装满!


 


 


而就在绿好不容易振作起来,下定决心的时候,老天似乎是想要泼他的冷水般落下了几个稀稀落落的雨点。绿还以为是鸟系精灵在他帅气的头发上拉了屎,他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乌云爬满了广阔的蓝天。很快淅淅沥沥的小雨滴便演变成了倾盆大雨,这对只带了一个捕虫网来说的绿来说不能再糟糕了。


 


……什么啊,连老天爷都在和我作对吗?眼下这种状况根本连虫都没有了。绿撇撇嘴,开始四处逃窜雨点的攻击,企图寻找到一个适合用来躲雨的山洞或树洞。


 


雨越下越大,整个常磐森林都笼罩在了巨大而朦胧的雨幕之下。之前众多的参赛者们不知是已经回到了常磐市,还是已经找到了可以躲雨的地方,绿跑了半天也没看见一个跟他一样倒霉的“落难者”。绿不分方向地跑着。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能躲雨就行!怀着这样的想法,绿抱着头朝常磐森林深处奔去。


 


 


常磐森林中心巨大的榕树就像是这片森林领袖般的存在。长得比任何树木都要繁茂的树冠直冲云霄,大得仿佛要遮住半个常磐森林。粗壮的树根浮在地面,互相交错着将树干编织成了一个偌大的榕树洞。


如果走运的话,或许能在里面见到守护常磐森林的精灵先生或传说中的神兽也说不定。这是绿穿过多得数不胜数的绿树,见到这棵大榕树之后的想法。


 


 


绿抖着被雨水打湿的上衣,走到了这棵榕树的庇护伞之下,仰头一望,密密麻麻的墨绿色树叶遮住了他所有的视线,只有偶尔几滴顽强的水滴渗透进来,砸落在草地上。


 


“好厉害啊——”离这棵榕树越近,绿也越清楚地感受到了在这样的事物面前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但碍于年龄,当时的他也不可能再深入思考下去了。绿四处张望着走到榕树洞前,他对这神一般的榕树的佩服不在对爷爷的敬佩之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事物存在。好奇心吸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以至于他完全没有发现那个藏在榕树洞阴影中的漆黑的身影。


“是啊!”那个小小的身影接道。


 


 


……绿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了。他绷紧了神经,僵硬着身体扫视了周围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难道……这地方真的有树精什么的?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样的话,是不是可以向它许愿让自己赢得这场比赛?不对不对,怎么可能真的会有树精呢……难不成……


 


阴影中的人饶有趣味地看着站在榕树洞前的少年脸上的表情在十秒内变了四次,生怕他再胡思乱想下去,他走出黑暗,向绿伸出了手,“嘿,你好!你也是来这里玩的吗?”


然而绿却被这个忽然从树洞里走出来的人吓了一跳,他踉跄地向后退了一步,抓着捕虫网挡在身前,惊恐地对面前的这个人喊道:“你你你你是谁!?”绿本来是在心中计划好如果真的有什么人在这里,在那个人出现时自己就一脸平静地指着对方,用犀利的眼神逼问对方的身份的——但事与愿违,如今他的状态是与计划当中完全相反的慌乱和惊恐。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头顶着红白配色的鸭舌帽的黑发少年,年纪跟绿自己差不多。杂乱的头发在帽下也毫不服输地乱翘起来,墨色的瞳虽然被鸭舌帽打下来的阴影所覆盖,但仍然感受得到那黑瞳中熠熠生辉的光彩。


 


“放心啦,我可不是坏人!”黑发少年打断了绿对自己的打量,他继续了自己的问题:“你好啊!你也是来这里玩的吗?”


 


“诶、诶?我?……我是来躲雨的。”绿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熟络地向自己打招呼,还没完全从惊吓中缓过来的绿怔了下才语无伦次的回答问题。


 


 


“可是啊,雨已经停了哦?”


 


 


听到这句话,绿才如梦初醒般向身后望去,雨滴已不再一股脑地往下冲,而取而代之的是从云间撒下来的阳光。


夏天的雨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啊。绿看着瞬间就变脸了的天气,不禁在心里感叹道。


 


 


“喂,那个……”绿想向黑发少年问些什么,可当他再转身面对树洞的时候,却发现除了那黑漆漆的树洞和高大的榕树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真是闯鬼了。愣在原地很久的绿一直这么想着。


 


 


最后,绿以一只绿毛虫夺得了“抓虫大会”的倒数第三,原因是还有两个人什么虫系精灵也没抓到。同时他也因为淋了很久的雨而发烧,在床上躺了好几天的绿被爷爷和娜娜美姐姐狠狠地训了一顿。


 


 


 


阳光破云而出,现在已不是仿佛蒙了一层薄雾的清晨,而是阳光灿烂的早晨。结束了回忆与晨跑的绿摸出钥匙,打开了赤家的门。


绿轻手轻脚地爬上手扶梯,来到赤的房间。“喂,赤。已经是早……”绿准备叫醒赤的声音硬生生地消散在空气中。


 


此时的赤正抱着与他一同熟睡的皮卡丘,靠在硬梆梆的木椅上,自己出门前给他披上的外套已经有一半从赤削瘦的肩上滑落了。赤因为惯性微微仰着头,过长的刘海搭在赤光洁白皙的额上。温暖的晨光从半掩着的窗帘里渗进来,暖洋洋地洒在赤如墨的黑发上,暖黄色的光晕覆盖在赤的半身。不算长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微微张开的薄唇似乎在说着什么一般蠕动着。


 


似乎……让他就这么睡着也不错。怔在房间门口的绿勾起唇角,在衣柜里掏出了另一件外套,动作轻柔地搭在了赤的上身。


 


 


身为赤的小说粉丝的绿在这动作间发现了赤昨晚写完后摆在书桌角落的手稿,虽说擅自看别人的东西很没礼貌,但他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翻开了那一叠并不厚的手稿,细细地欣赏了起来。


 


 


《大榕树》——这是文章的名字。讲述了一个浑身被淋湿的少女在森林里为了躲雨而找到一棵巨大的榕树,并在树下结识了一个谜一样的少年,最后两人相爱的故事。


 


……真没想到原来是这件事让你突破了难得的瓶颈期呀。绿合上手稿,垂眸,唇角勾起一个温暖的弧度。


不过…响那小子负责的情人节专题还真是要命啊。为了照顾女性读者,还必须把故事的主人公改成男生和女生。绿打心底这么认为。


 


-End-

哈哈哈本来没想写这样的故事的!原本的情节是赤因为响的情人节专题而陷入瓶颈期,在情人节前夕要求绿陪自己四处寻找灵感,寻找灵感的途中发生了各种甜甜蜜蜜(?)的事 ,最后赤依照他和绿一天的行程写了小说。但写着写着一切都不一样了xx另外残疾设定还有复刻组耳聋,P站组眼瞎,这两个组以后会写文的,P站组已经写了一半了(。)发到LO上排版全乱了!另外我的段子里有这些设定,有兴趣看段子的话请走这→ http://tieba.baidu.com/p/3371148448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佐光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