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这里02/M/离怪,请多指教!
目前算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文手、画手。热爱原创,同人创作较少。
近期沉迷各种日式RPG无法自拔(。)

世纪颂歌(SP绿赤/架空)

世纪颂歌

文/Tr☆Rinto


 


※cp:SP绿赤。


※架空注意。


※OOC注意。


※Zero章我就写写玩玩儿,与剧情无关,请自行选择是否要看。


※私设注意。这是以前设定的,画绿的时候没想到会写SP绿赤,所以请把我画的这个绿性格啥的换一下,看成SP绿(。






※渣。


※剧情跳跃性很大。


 


 


Zero.


风在悠悠地转着。


初春的阳光扬着温和的笑容为树木上新生的嫩芽褪去厚重而朴素的银装。刚融化的雪水从这片尚不成熟的绿叶上缓缓滑落,于最尖端凝聚成一颗闪耀着七彩光芒的小水珠,像是舍不得这个嫩绿的怀抱一样,紧紧地抓住绿叶,挣扎着不想掉落。而顽皮的风却在此时轻轻地推了它一把,水珠便准确无误地扎进另一片新叶的手中,渐渐与这片叶上的水融为一体。不知名的野花们也不甘落后,她们迫不及待地将翠绿的旧衣脱下,全身绽放出各种清新淡雅的色彩。风怜香惜玉般轻抚过花儿们的脸颊,轻轻携走了林间飘散着的清新香气,然后漫无目的地向远方奔去。


 


风在呼呼地跑着。


风为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带去夏日独有的清凉。变得更加繁茂了的树林里时时刻刻都充满了生机。走路草们藏在灌木丛里,安静的时候便悄悄地探出头来,摆摆身子向四周释放香甜的气息。蚊香蝌蚪和蚊香蛙们在池塘里戏水,还未进化的蚊香蝌蚪用它们宽大的尾巴拍击水面,激起一层层透明的水花,晶莹的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耀眼夺目。但与此同时它们也惊动了在水底休息的角金鱼。再没有了睡意的角金鱼们跃出水面,冲起更大的水花向惊醒了它们的蚊香蝌蚪挑衅。偶尔几只波波从树上落下以寻找食物,可是刚靠近池塘就被角金鱼和蚊香蝌蚪们溅了一身水,因羽毛被水沾湿而飞不起来的波波只好悻悻地去找安全的地方躲避危险。风不断地围着波波跑着,带走些水汽又跟随着烈鸟离去。


 


风在不停地旅行着。


金黄的小麦在风的拨弄下挑起欢快的舞蹈,高低起伏的动作促成了一层层不规则的麦浪。风吹起麦穗中少女青绿的长裙,亚麻布的裙在无尽的麦浪中扬起一朵不断飘扬着的花朵,带上了些清冽的风不知不觉地携走少女衣间的麦香。贵族们不知疲倦地于富丽堂皇的宫殿中挑起古板的华尔兹,一圈又一圈的舞蹈过后,绅士淑女们互相致礼。稍提华丽裙角的贵族小姐们微微弯腰,风则顽皮地钻过她们的裙底,为她们沾染上些秋天的味道。舞者于峡谷间跳起优美的舞,手脚上戴着的银铃随着她们围绕着篝火的动作而叮当作响,碰撞出优美的铃音。吟游诗人悠扬的歌声回荡在山谷间,押韵的诗词和轻柔的乐音为清一色的山谷平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歌颂着英雄事迹与皇室历史的他们抱着自己的精灵倚在树下休息。风拂过正靠着山壁闭目养神的游义者鲜红的围巾,承载着他们对亲人和爱人的思念,由峡谷的这一端漂洋过海。


 


风在凛冽地呼啸着。


怀揣着梦想的冒险者迎着黄沙艰难地前进着,无边无际的沙漠将渺小而坚强的他们淹没,又由着身姿不稳的他们再次于沙中爬起。再跟随着沙飞扬的轨迹掀起他们的衣帽,如此周而复始,最终将疲惫不堪的他们送出茫茫沙海。冰冷刺骨的寒风夹杂着纷飞的冰雪不断地侵入观察者的棉衣内,在他们身边飞奔着,马不停蹄地环绕着瑟瑟发抖的他们蹒跚的步履。在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躲避风雪和精灵袭击的山洞后,风又缓下脚步,抓着冰雪中的寒意在他们四周胡闹。


 


 


风不停地于不同的人们身边盘绕着,寄托一串又一串的思念和话语。风不停地于不同的地方穿梭着,沾染上一缕又一缕的色彩和温度。


由无数的景象碰撞而成的世界在旋转着,风也随之改变轨迹。由无数的人的命运交织而成的诗篇在朗诵着,风也随之改变方向。


 


有无数的景象和命运围绕而成的世界,今日也在谱唱着来自这个世纪的颂歌。


 


-The Beginning of Time-


 


 


 


One.


「青绿色的歌声于林间飘荡,


青绿色的披风于风中飘扬,


青绿色的旗帜于苍穹飞翔,


青绿色的诗人于天涯流浪。」


 


 


“可恶……”Green的声音刚出头就被因他快速奔跑而刮起的风而卷走了。Green尽量压低呼吸,放慢脚步,以免吸引更多的海贼来追捕他。而身后的两名海贼则不断向其他同伴示意侵略者所处的位置。


 


Green转过狭窄的拐角,却猛然看到不远处背对着他的另一名海贼,他咬咬牙,反手从腰部右侧挂着的木制刀套中拔出一把尖锐的匕首。此时那名海贼也听见了Green急促的脚步声,一转身迎接他的却是闪烁着银亮光泽的利器。所幸接受过专业训练的海贼凭他敏捷的身手和快速的反应力没有被刺中重要部位,但他也被划伤了手臂。Green握着沾了血的匕首沿走廊飞快移动着,一个闪身闯进了一扇虚掩着的门。各种杂乱的木箱和货架撞进Green的视线内,Green迅速作出了“这里是仓库”的判断,但同时追兵的脚步声也逐渐加大。Green来不及思考更多,他绕过这些笨重的大木箱,蹲坐在房间里一个叠着许多杂物的角落。


 


“右方有一个转角,如果这里是仓库的话,那么那个转角应该有能通往甲板的楼梯……”Green从腰包中掏出一个简略的地图,略微瞟了几眼后又悄无声息地塞回包里,与此同时他也在脑内形成了一个有点危险的计划。


Green用沾了血的匕首割下披风的一角,在这棕色布条两端又裁了两个洞,将这破烂的布条挂在两耳上,以掩住口鼻。质地粗糙的布条在脸上的摩擦让Green感到十分难受,但是此时情况危急,他也只能尽量不去注意这违和的感觉。他从包里摸出一盒火柴,右手扯下腰间系着的水壶。


 


“吱呀——”有些生锈的门被推开的刺耳响声回响在这个安静得诡异的空间里。Green还未准备充分,尽管他努力将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压低,但心脏不断地咚咚跳着,时时刻刻不在提醒着他即将到来的危机。Green小心翼翼地咬下水壶口的木塞,以免发出声音吸引海贼们的注意力。敌人缓慢的脚步声与寂静的空间组成了一种十分紧张的氛围。他咽了咽因紧张而大量分泌的唾液,将披风后的兜帽戴上,战战兢兢地从这堆木箱后探出头来。


 


三名海贼显然没有注意到Green所在的安静角落,比起这样一个位置,他们还是更相信那个胆大的入侵者会躲藏在某个木箱里,所以他们便提着明晃晃的大刀,检查一些适合藏人的箱子。Green趁这个空档将水壶上的木塞投至与他所在位置相对的地方,硬质木塞砸进一个较大的木箱,碰撞所发出的脆响有效地吸引了那三名海贼,三人同时看向发出声音的位置。其中一名海贼挑挑眉,示意另外两人一起袭击那个木箱。Green静静地看着他们朝那里靠拢,他起身打算朝他右面不远处的拐角移动。他一边注意着那三名海贼的情况,一边小心地俯身前进。


 


 


Green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他的上衣早已被汗水而浸湿——此次任务他并没有带任何精灵,而之前偷取目标的时候他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和体力,更何况这还是在敌方的船上,寡不敌众的情势让他不得不比以前更加小心地行动。


 


“就快到了…”Green希望快点脱出这样的状况,便加快了移动的步伐,然而在他快靠近转角的时候,后方隔着一层厚厚的木板突然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喂,你们找到那个入侵者没有?”


 


Green快速绕过转角,反手握住匕首向那名刚刚落下话音的海贼捅去,那名身强力壮的海贼显然不可能预料到Green猝不及防的攻击,然而待他反应过来时,冰冷的金属已经刺入他的脖颈。


 


聚在角落的那三个人早已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他们呆呆地看着戴着兜帽的入侵者将沾满了鲜血的匕首从伙伴的血肉里拔出。待同伴的身体扑通倒地发出闷响时,他们才反应过来这个胆大的入侵者做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于是他们举起刀向Green的方向跑去。


 


 


Green当然不会给海贼们追上自己的时间,他掉头沿走廊奔跑着,顺便把水壶里的液体沿他走过的路径倾倒于木地板上。转弯过后,Green踏上了通往甲板的楼梯,他将还残留些许液体的水壶扔在楼梯下端,随后用火柴在火柴盒的一侧不轻不重地划了一下,火柴顶部便冒出一团小小的火焰,Green随手将燃烧着的火柴掷于他刚刚泼洒的液体上,两者接触的一瞬间便爆发出熊熊火焰。


 


“喂这是……!?”三名海贼被火焰阻挡住了追逐Green的去路,看着火焰逐渐往他们所在的方向逼去,他们只好后退几步准备放出自己的精灵,“大力鳄,水枪!”


——但回答他们的之后火焰把木头烧得噼啪作响的声音。他们惊异地看着自己的精灵球,红白配色的精灵球中央的按钮有着被利器撬过的痕迹——原来他们的精灵球不知何时被破坏了!不能使用精灵技能离开的他们瞪了眼楼梯上的Green,气急败坏地往仓库逃跑。


 


 


Green稍稍松了口气,但此时船身突然震动了一下,甲板上发出巨响,Green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他飞快地转身爬上楼梯,撞开了楼梯尽头的木门。强烈的阳光晃了晃Green的双眼,他往下拉了拉头上的兜帽,环顾了下周围的环境——除了浅棕色的地板和与天空相融合的蔚蓝海洋之外一无所有。


 


 


Green正觉奇怪之时,船身又轻微地摇晃了一阵,紧接着四周的风景开始缓慢地移动起来。


 


Green暗叫不好,他们想把自己困在船上,届时自己就无处可逃了,现在应趁这艘船还没有彻底离开港口,赶快从这个该死的地方脱出!


 


 


Green平复下慌乱的心情,一声不响地绕过甲板室。他将后背紧贴着甲板室的外壁,稍稍探出头侦查船入口附近的情况。入口两旁分别守着两名背着枪的海贼,那两人身边又各有一人提着大刀,还有一人在他们之间来回移动。


 


看着逐渐往回收的机械钢板,Green感到有些心焦,但他很快将思绪投入到如何应对那五人身上。


身上只带着五支箭,有三支箭在入侵时用掉了,还剩两支干掉那两个拿枪的,再迂回……


 


Green很快决定了对策。他熟练地取下斗篷下简陋的木弓和箭筒里仅剩的两支箭,将一支箭拿在左手中,另一支箭则搭在弓的右边。Green瞄准其中带枪的一人的心脏,迅速拉弦将箭射出,手中拿着的另一支箭也在弓上以极短的时间准确地射向了另一个带枪的海贼的心脏,整个射杀过程不过两秒。然而Green也成功吸引了剩下三个人的注意力,他转身往他刚才经过的路径跑去,刻意放慢了脚步的Green悠然之中还将那把粗糙的木弓挂回了后背。他带着海贼们在甲板绕了一圈,最后回到了船的入口。他把还埋在海贼身体里的箭取出,看准时机登上那快被完全收回的机械钢板,手攀上钢板边缘,于光滑的表面上屈膝一蹬,他跳入了半空。身体拽着斗篷在空中划过一道并不刚硬却又显得有力的弧线,最后Green乘着风落地。落地时,Green单膝跪地以减少掉落时的冲击力——尽管如此,Green还是在落地的那一瞬间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右膝的刺痛,他差点没因这股直击神经的疼痛而倒地。但Green只是抿了抿唇,咬牙撑起状态不佳的身体,拉下帽子继续逃命。


 


-TBC-


 


 


 


Two.


「赤红色的呐喊于涯边回响,


赤红色的围巾于眸中飞扬,


赤红色的花朵于雪间绽放,


赤红色的英雄与尘世游荡。」


 


 


那时候的Green还是一个不太成熟的少年。


而Green之所以最讨厌红色也是因为那时候的那件事。


 


 


本该是一望无际的蔚蓝的天空此时却被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炙烤成了混沌的血红,不断升起又消散在云间的黑烟将城围成一个偌大的牢笼。腥红的血雨伴随着人们刺耳的哭喊声挥洒在大地之上,似乎空气也开始渲染上血的气味,不停地叫嚣着染红一切。火势在逐渐蔓延,精灵们的吼叫声回响在墙瓦之间,血汇集而成的小河马不停蹄地奔下台阶,浸染血色的土地。


 


人们在尖叫着、大哭着、奔跑着。


人们在怒吼着、狂笑着、屠杀着。


 


 


Green愣愣地盯着他的姐姐躺在地上的身体。衣衫不整的她睁着浑圆而毫无神采的眼,直直地望着门口,仿佛在静静地等待着谁的回归,撕裂的长裙逐渐被血液染黑。Green只能这样跪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鲜血从姐姐身下流逝,绽成一朵映着火光的血花。他盯着姐姐可怖的面容,不断地颤抖着,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着,没有一丝气力。


 


明明之前……还那么精神地跟我吵架来着?


 


Green很想哭。心脏的某个位置被绞得生疼,痛苦得无法呼吸,似乎连全身的血液都就此凝固,不再流动了。


但他哭不出来。Green感觉他的灵魂都仿佛被抽走了一般,他只能静静地跪在他的姐姐的面前。


 


Green很想为他的姐姐做些什么。


我要为姐姐报仇吗?Green凭借全身的力气将姐姐的双眼阖上。


我要为城里的人民报仇吗?Green俯下僵硬的身体,抱起姐姐瘦弱的身躯,在他最爱的亲人的眉间和脸颊上落下轻柔的吻,再把她的身体抱到床上,双手覆于腹部,摆成了一个仿佛在安静地睡着的姿势。


 


 


Green好像已经决定了什么,他的眉紧皱着,祖母绿的眸中透着冰冷的杀意。


火箭队,这将是神明赐予你们的惩罚。Green轻轻地取下姐姐脖间的吊坠。他的姐姐曾语重心长地告诉过他关于这条吊坠的事情,但心不在焉的Green只隐隐约约记住了个“减半反射”。 Green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悲伤——他的手一直颤抖着,怎么也不能把吊坠挂到自己的颈上。最终Green连叹气的力气都使不上了,他只好将吊坠塞进自己的腰包里。


 


 


“小火龙,今后……请多指教。”Green半跪着,伸出右手有些意味深长地抚摸着小火龙鲜红的皮毛。


 


这是被藏在地窖的储物箱里的精灵球,作为精灵博士的他的爷爷出门前留给他和姐姐的精灵。本来他的姐姐打算就在今年,Green过生日的时候将这个小火龙送给他作为生日礼物的。但那一天还未到来,他们的生活就已经被破坏了。


 


 


“让我们……将火箭队消灭。”


 


 


Green带着小火龙小火龙穿梭在烈火中,热浪不知何时会突然将他们淹没,但他们依旧没有退缩。深知危险的Green凭借自身和小火龙的力量打倒了一个又一个火箭队成员。但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因战斗而受了不少伤,所幸他的头部并没有遭受攻击。


 


 


Green环顾着四周不算陌生的景象,地上躺着几具身着黑色制服的人的尸体,他们衣服的正中央都印着个几乎快与周围的颜色相融合的“R”字。而从他们的皮肤来看,他们应该是死于某种毒。不会错的——这些火箭队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上。


 


不是我……又会是谁?难道还有人跟我一样在屠杀火箭队?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是敌,还是友?


Green一方面期待着与那个人,亦或是那群人相见,一方面又在对他或他们的存在感到不安。他怀着如此相冲突的矛盾想法,抽出其中一个火箭队成员手里轻握着的银亮匕首。


很好,应该没有沾过血。Green简单检查了下匕首,又取下那个人腰上别着的刀套,将木制的深棕色刀套挂在自己的腰带上。


 


那么,会是谁呢?那个与我所做之事相同的人。Green舔了舔因长时间的高温的炙烤而变得干涩的唇,起身向下一个地点进发。


 


 


夕阳将本就是赤红色的天空烧得更红,火烧云将它的色彩挥洒至一片狼藉的大地,似乎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红色。


 


红色,红色,红色,到处都是红色。


 


Green皱眉,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讨厌这种刺眼的颜色。视线长时间流连于这鲜艳的色彩中,导致Green差点以为他的眼睛出了什么毛病。他在不断地行进中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他所到之处几乎都只留下了火焰和火箭队成员的尸体。那个似乎和他处于同一战线的人或许十分强大,不然也绝不可能每次都在Green之前剿杀敌人。Green心中的期待随着被他人杀害的敌人的尸体的增多而逐渐变成完完全全的不安——甚至恐惧。他开始放慢脚步,脚步声带着些木头被烧得噼啪作响的杂音回响在偌大的回廊内。


 


 


Green真的很讨厌红色——但还谈不上恨。他想,他恨不了红色的原因大概是因为那个红色的少年。


 


 


回廊的出口连接的是一处残砖断瓦所拼接成的废墟,火红的天空和血红的土地连成了一片。而立于两者之间的是一位少年。少年红色的衣袂随风翻飞着,一身红色的行头跃入Green的瞳中。


 


啊啊,又是红色。Green有那么一瞬想到了这样毫无营养的东西。他的身影停在了回廊的出口。


原来就是这个人啊。说Green不惊讶是不可能的,他之前一直以为他的“竞争对手”一定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大人,而绝不是眼前这个背影清瘦的少年。


 


 


Green持续凝望着那个红色的人,而那个人红色的背影也继续飘摇在暖风中。


 


 


对方是敌是友还未确认,对方的目的也尚未知晓,他的身边似乎也没有任何可以战斗的工具。那么,这样一个少年是如何杀死那么多大人的?——实力非常强大。


 


若是敌人的话……?Green有那么一刻感到了些许害怕,但他很快压下这刚出头的恐惧,他紧握双拳,迈出了他们之间的第一步。


 


 


“咔嗒”,残砖掉落在一旁,发出了不大不小、正好两人都能听到的声响。夕阳下伫立着的那个少年警惕而迅速地转过身来,赤红色的视线转移到了Green的身上。Green也顺势抽出匕首,摆好迎战的姿势。少年的瞳中映上了匕首所反射的银光,他的瞳孔随即缩了缩。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织,仿佛一触即发的紧张感令Green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利器。


 


 


“…你应该不是火箭队的吧?”少年的声线略显稚嫩,“你是这里的幸存者,对吧?”少年在废墟上朝Green所在的方向前进了几步,Green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少年的面容随着他的脚步而逐渐清晰起来。


 


一头杂乱的黑发张扬地翘起来,若不是脑后扣着个反戴的鸭舌帽,这头乱发还可能变得更为夸张。少年的嘴角挂着一个柔和的微笑,红宝石般艳丽的双瞳炯炯有神,仿佛盛着不灭的火焰。少年的脸上和衣裤都占有些许血迹和大面积的灰尘污渍,露出来的左臂上还缠着一圈圈并不结实的绷带。但用“狼狈”来形容现在的他或许并不是那么恰如其分。


 


 


张狂。这是Green对少年的第一印象。讨厌红色的他开始厌恶起眼前的人——或许这种情感是出自于嫉妒心。


 


 


“我已经打败了这里的火箭队,没事了哦!”少年笑着摸摸鼻尖。


 


“你好,我叫Red!”自称“Red”的少年笑着向Green伸出右手。


 


红色。Green又想到了这样无关紧要的事情。


 


 


Red的笑容具有温暖人心的力量。


 


 


……我可以相信他吗?Green依旧紧握着匕首,紧紧地盯着面前笑得人畜无害的人。


 


 


微风拂过,卷起了两人的衣角,摇着两人的发。


 


 


“Green,请多指教。”Green最终还是放下了匕首,但却没有握住那只手。


 


“嗯,请多指教!”


 


-TBC-


 


 


 


Three.


「青绿色的旅人会朝向何方?


赤红色的使者会停至何时?


对立的颜色所混合的色彩,


并不一定会是混沌的黑暗。」


 


 


“你来了啊,Green.”Red将身体泡在舒适的温泉里,向Green这位“不速之客”打招呼。


“嗯。”Green随意地站在岸上。


“要一起来休息一下吗?”Red指了指喷火龙所趴着的位置,示意Green把衣服脱在那,“Blue她拜托你的任务很危险吧,能活着回来真是谢天谢地了呢。”


“麻烦的女人。”Green走到喷火龙的身旁,抚摸着老搭档的头。


“哈哈,真是没办法呢。你的精灵都在她那里吧?明知道危险却不让你把精灵带上,她还真是坏心眼!”Red把背靠在温暖的温泉壁上。


“你的手……”Green脱下衣物,一点一点地移进温度适宜的温泉里。


“已经差不多痊愈了啦!”Red稍稍移动身体,为Green让出了一点位置。


“我说,Green,你身上没被他们偷偷装上追踪器什么的吧?”


“没。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冒失?”


“诶——好过分!”


 


-TBC-


 


“你的目的是什么?”青绿色的少年站在火红的云下。


“消灭火箭队!”赤红色的少年仿佛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般紧紧握拳。


“那…我们就是劲敌了。”青绿色的少年看着惊讶的表情从对方的脸上转瞬即逝。


“诶——劲敌啊,真不错呢!那么,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劲敌,Red!”赤红色的少年又绽开了笑容。


“我绝对会……比你先消灭火箭队。”


“哼,等着瞧吧!绝对是我赢!”


 


两个少年在天空下发誓。


 

2015.01.29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0 )

© 佐光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