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这里02/M/离怪,请多指教!
目前算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文手、画手。热爱原创,同人创作较少。
近期沉迷各种日式RPG无法自拔(。)

精灵组PMParo

为了除草,我把断断续续更新的关于儿子的长段子放上来hhhhhh沃尔米斯是我家的,杰奇是我亲友家的hhhh

※杰奇是住在海边的神秘钓师,爱宠是一只名为Jacky的美纳斯。
沃尔米斯是在森林里修行的准精灵守护者,搭档是一只名为Warmeese的沙漠蜻蜓。
奥刃是主要在丰缘地区执行任务的正式精灵守护者,搭档是一只叫Oreh的皮皮犬。
※里面有大量的胡扯x
※别吐槽为什么PM和训练师的名字一样x


天空一整片压下来,密布着乌云,阴沉得可怕。

杰奇光是盯着水面上的浮漂就知道他该收拾渔具准备回家了。实际上他的家离这儿并不远,瞧——就在这个海滩的陡崖边上。就算开始下起暴风雨来他才回家,也不会被雨浇得浑身湿透。
所以他真的打算下雨了再回家。

今天似乎一切都不如想象中那么顺利。杰奇一起床就感受到了强烈的违和感,空调和冰箱同时坏掉应该不是造成这违和感的主要原因——虽然的确够倒霉的。当他扛着一大堆渔具踱步到海滩边时,海风和起伏不断的浪潮告诉他今天并不是垂钓的好天气。
但身为钓师的他就是有着一种不服输的冒险精神——天气不好又怎样?我就是要钓给你看。
于是他从早晨一直坐到现在。远方的积云开始积蓄力量,偶尔放出一两道闪电划破天空,隆隆的雷声敲响在他的头顶。海洋开始变得波涛汹涌,一层又一层的浪花此起彼伏,仿佛下一秒就要张开血盆大口将他吞没。但雨还没有开始下,尽管现在这里甚至连鲤鱼王都没有,他还是抱着顽强的钓师精神坐在海滩边。

或许这样的鬼天气能钓到闪光暴鲤龙——哦得了吧,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连镇上那个整天妄想着拯救世界的小孩子都不会有。

海洋是个瞬息万变的存在。在这里,你永远都不会感到无聊,就像现在——前一秒还是温顺的大型犬,一眨眼就变成了目露凶光的大灰狼。这就是杰奇喜欢海洋的原因。实际上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个船长,开着自己的爱船征服世界各地的海洋;或是当一个勇敢坚毅的水手,在危险的暴风雨中前行;或是当一个潜水员,探索神秘美丽的水中世界——总之他就是没有考虑过钓师。为什么成为了钓师呢?杰奇百无聊赖地撑着鱼竿,丝毫不受天气的影响。

闷雷和闪电还在吓唬人,雨也没有如期而临。杰奇今天第一次认为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愈来愈冷的海风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稍稍抬起头望了望广阔的海平线,有什么东西的轮廓在闪电下一闪而过。

……刚才那是什么?蓝色长发的少年揉了揉眼,企图证明自己的眼睛没有被闪出幻觉——事实证明他的眼睛没有问题,空中的什么东西正在时不时地贴着海面朝他所在的方向飞来。

一滴、两滴。豆大的雨点开始砸在杰奇的头顶,像是在宣告着什么一样,倾盆大雨笼罩了世界。杰奇知道他该回家了,但是他并不想那么做——远方的那个东西离他越来越近了,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但还没有到能看清的程度。这场雨伴随着狂风和响雷,雨幕遮住了杰奇的视线,却丝毫不会让他联想到“朦胧”这个暧昧的词语。

杰奇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给他讲的那个睡前故事。故事里的主人公也是在这样可怕的天气里一个人站在海边,远方的天空里有什么随着雷电一起降临了,那是来拯救他的勇者——跟此时的杰奇一样——不,或许有那么一点不同,杰奇不认为他需要像那个童话里的主人公一样被人拯救。

杰奇站起身来,把渔具收好,等待着那个东西降临。 

 


沃尔米斯觉得他今天或许并不幸运——学校里教的知识他学得不算太好,实战成绩也只是恰好撑过及格线。这样没有什么特点的他,唯一能跟别人炫耀的事就是他能与精灵沟通。今天是他作为准精灵守护者出来实习的第一天,他跟他的好搭档Warmeese(当然老师并不知道沃尔米斯有搭档),满怀信心地接过老师给他的委托,按照顺利的进程进行着这项任务——好吧,大概不是那么顺利。一路上,他不小心弄丢了登山大叔给家里托的土特产,不小心打碎了莉佳的花盆,还差点把波克比的蛋弄掉进海里。这些还不是最糟糕的,当他乘着Warmeese飞行在海上准备回学校时,天上开始打着轰隆隆的雷,而这时候突然从海里跳出来一条美纳斯,Warmeese不知怎的,不听他立刻返回学校的命令而去追逐那条美纳斯!

“喂伙计!你听到了吗?开始打雷了!我们这可是在海上啊,你怎么了?”沃尔米斯拍拍这只沙漠蜻蜓嫩绿色的脖颈,试图让他回归原本计划好的航迹,但这似乎没有多大用处,Warmeese丝毫不听他的话,继续追逐着那条美纳斯,“你倒是说点什么啊!别让我自言自语的像个傻瓜一样!”
Warmeese似乎很不情愿地回了一声。
“……什么?哦好吧,我承认我在精灵守护者这方面的确是个傻瓜。然后呢?你难道要让我这个傻瓜连人生中第一个委托都完成不了就丧命在海上吗?”听起来沃尔米斯有些生气,虽然他早就习惯了Warmeese的调侃,但此事关乎性命,他可不想英年早逝,“啊,好吧我知道了。那条美纳斯是以前把你甩了的、你的前女友对不对?”

Warmeese简直想把这个无聊的人类从背上扔进海里!它翻了翻白眼,把飞行高度压低,完全不理会沃尔米斯接下来一连串胡扯似的鬼话。

“……所以,它真是你前女友?哦我能理解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追回它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兄弟,你得知道我们俩现在离神奇宝贝塔不远了。”沃尔米斯严肃地警告着他的搭档。
说的好像你真的有过女朋友似的,再说了那家伙是男性。而且只有我能住进神奇宝贝塔里面。Warmeese淡淡地回道。

“你知道我不喜欢紫苑镇的气氛的!没事,即使你是同性恋你也是我的兄弟。所以你到底还要追着它多久?人家根本就没回头理过你。啊,你看!我们离岸边不远了!加油Warmeese!追回前男友的胜利近在眼前!”

滚!沙漠蜻蜓像只真正的蜻蜓一样点了点海面。

现在的确开始下雨了。沃尔米斯和他的沙漠蜻蜓此时就像一个被猎人们瞄准的移动标靶,雷和闪电一个接一个地落下来,狂风和暴雨严重阻碍了他们的飞行。
“嘿Warmeese!瞧我说了什么?你觉得我们离被大厨们做成烤虫干还有多久?你头上那两根天线实在是太招风了!看来我必须得给你安个避雷针!”沃尔米斯大声地向Warmeese抱怨道,“不知道你的红色护目镜起作用了没?”
沙漠蜻蜓的身形忽然在空中摇摆了下,沃尔米斯差点一个不稳从它的背上摔下来。
“……看来是没有起什么作用了。对了,它为什么要把我们引向岸边?嘿——它人呢?”沃尔米斯试图用手遮住快飞进眼睛里的雨点儿,朝海里张望着,却丝毫不见美纳斯优雅的身影。

沃尔米斯,你看!沙滩上有人!Warmeese飞近海滩,发现了正站在海边接受大雨洗礼的人。
“哇哦——!真是太帅了!哪个傻子会在这样的天气里来海边?”沃尔米斯假装轻快地吹了声口哨,回应着他的搭档。

或许你跟她很谈得来!Warmeese调侃道。
“兄弟,你不执着于你的前男友了?” 

 


杰奇发誓如果有第二次机会他绝对不会秉持着他那无聊的钓师精神站在暴风雨中就为了看这两个神经病说相声!

他的确没有想到在风雨中降临的那个东西会是一只沙漠蜻蜓和它的训练师,然而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眼前这个要多狼狈有多狼狈的家伙跟他一样能听懂精灵的语言。
杰奇一直静静地看着这两个家伙降落到他的面前,那个训练师只从沙漠蜻蜓的背上跳下来扬起右手对他说了句:“嘿你好啊!现在正下着雨呢,你为什么站在这里?”之后就与他的沙漠蜻蜓陷入了仿佛无边无际的争吵之中。杰奇懒得去理解这两个神经病所争吵的内容,刺骨的海风又让他打了个寒颤。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咯?”沃尔米斯双手抱胸,好像完全不在意现在的状况一样。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你的脑袋真是愚笨得连一只沙漠蜻蜓都不如!”Warmeese竖起身体,责骂似的用指头戳了戳沃尔米斯的胳膊。

“咱换个地方吵如何?”站在一旁默默观战的杰奇冷冷地提议道,这两个不速之客的争吵完全没有任何逻辑和意义,再吵下去他的头都要大了!

沃尔米斯和Warmeese同时看向一脸仿佛他们俩欠了他钱一样的杰奇并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是男的?”
“哦我就说这样的鬼天气有哪个女孩子会站在海边!除非我遇鬼了!”
“我也只是以为他平了点儿好吗!说得跟真的一样!谁不知道你打算泡妞来的!”
“你还是好好找找你的前男友吧!”

“……”杰奇的额上冒出了青筋,他很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从牙缝里挤出一个问句,“先 生 们,请 让 我 们 坐 下 畅 谈 人 生 理 想,好 吗?”

那两个活宝又同时感受到了来自杰奇身上的低气压,此时不想被打死他们只有一种选择:“……是,先生!” 

 


为了不因这样的鬼天气而生病,杰奇决定让他们俩在自家的浴室里洗澡。而那一人一宠又不出意料地在浴室里吵了起来,甚至已有快动起手来的趋势,如果不是在保养渔具的杰奇终于受不了他们占了两个小时的浴室而推门而入的话,估计他们俩得把杰奇的海边别墅给拆了。

于是,现在沃尔米斯正穿着杰奇的衬衫,与杰奇面对面地坐在客厅里,Warmeese正呆在他的搭档旁边。
“先生们,先让我们互相认识下如何?我希望我的房子里能保持安静。”杰奇双臂抱胸,面无表情地警告着正襟危坐的沃尔米斯和他的沙漠蜻蜓,“我叫杰奇。”
“啊…啊。你好杰奇!我是沃尔米斯,准精灵护林员!这家伙是Warmeese,一只弱爆了的雄性沙漠蜻蜓。”沃尔米斯介绍道。
“……”Warmeese差点忘记杰奇的警告站起来跟它身旁的人类打一架。
“然后呢,就如你所见。我是常磐森林的孩子,我能听懂精灵的心声。”沃尔米斯语气平淡,丝毫没有因拥有特殊能力而存在的自豪感。
“……”杰奇只是静静地盯着那个此时表情有些窘迫的人,猩红的眼仿佛要将那名不速之客盯出一个洞来,“我了解了。雨停了你们就可以走了,衣服我可以暂时借你穿。”
“唔哦哦哦谢谢杰奇大人!”沃尔米斯神经质地双手合十,得救了似的向蓝色长发的少年道谢。
杰奇站起身来,没有理会沃尔米斯白痴一样的动作,“牛奶还是咖啡?”
“呃……有茶吗?”沃尔米斯不好意思地摸摸脸。
“唔哦,想不到你居然喜欢喝茶。可惜我家没有。”
“常磐森林里可只有树叶。那就牛奶吧!谢谢。”
杰奇转身走向厨房,却被还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叫住了:“那个——你这儿有通讯设备吗?我的通讯器好像被雨淋坏了。我得告诉老师我现在的情况!”
杰奇听后又迈出脚步:“没有。”
“诶——”
“没事,看这情况最多不过一天雨就会停了。”被遗忘已久的Warmeese摇摇尾巴。
“但愿如此吧。”不知为何有点失落的沃尔米斯趴在了冰凉的桌子上。

就如Warmeese所说,这场来得快的大雨果真去得也快。沃尔米斯还在恋恋不舍地欣赏着杰奇家的钢琴,没想到雨会突然停下。他抬头看向窗外的彩虹,一边换上他那还没完全晾干的精灵护林员学徒服,一边大声跟坐在客厅看书的杰奇打趣:“你相信我的家在彩虹的另一个尽头吗?”
正在读书的杰奇显然不想被别人打扰到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的美好时光。他默默地望了望远方由七彩的线条组成的丝带,不耐烦地回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住在宝藏里?”
沃尔米斯大概是没想到杰奇会回答他,他愣了愣,随即才想起杰奇说的话出自于什么传说。他低笑了几声,“哈哈哈哈,杰奇你真幽默!不过那儿的确有着宝藏!”
这番话自然没有提起杰奇的兴趣。 

 


“那么,谢谢你的收留和招待,杰奇!以后再见!”沃尔米斯正坐在沙漠蜻蜓的背上,在窗外对还在读书的少年告别。杰奇没有理他,他便直接离开了。

“我说,其实那家伙是个好人,不是吗?”沃尔米斯和他的沙漠蜻蜓再次翱翔于海面上空。
“如果忽略掉那张好像我们欠了他五百万似的臭脸的话。”
“嗯没错!现在我们得好好考虑考虑回去之后怎么对付老师那张臭脸了。”

沃尔米斯回到学院,毫不意外地被老师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顿,顺带还被罚跑操场十圈。有口说不清的沃尔米斯不禁感叹今天真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

日子很快在忙碌的学院生活中过去(其实对于经常逃课的沃尔米斯来说并不算忙碌就是了),其间他完全没有想起他还没回报杰奇的帮助。而海岸那头的杰奇依旧在钓鱼,只不过他的垂钓地点从海边变成了关都地区所有能钓鱼的地方,譬如红色暴鲤龙之湖,再譬如常磐森林。各种各样的的钓鱼经验为他的钓师生涯添上了璀璨的一笔。

没过多久,沃尔米斯就迎来了他本学年的第二次测试。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在知识理论测试中及格了;而令人费解的是,他居然没有通过他一向引以为豪的实战测试!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可能……”沃尔米斯一手抱头,另一手紧紧地攥着通讯器,上面清晰地显示着他的测试成绩。

“哦我亲爱的沃尔米斯,我们俩的组合应该是天下无敌的才对。连我故意想让你撞上去的树枝你都躲开了,怎么会不及格?”Warmeese以他独特的方式安慰自己的朋友,却不料这换得了对方更深的叹息。

“该不会……该不会你是我搭档的事情被老师发现了吧!‘守护者学员不应拥有自己的搭档精灵’这是规定。”想到这种可能性的沃尔米斯痛苦地抱头,惊恐中说话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要是被老师知道了我们两个一直以来都是合起伙来作弊的那可不只跑十圈操场那么简单了……”
“我说,别……”
“你想啊!我们两个的配合那么天衣无缝!不仅没跟丢目标,还以从空中落下那么危险的高难度动作捕获了目标。怎么可能评价那么低!”沃尔米斯快速的碎碎念打断了沙漠蜻蜓的劝慰,不过这着实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

郁闷不已又心惊胆战的沃尔米斯决定放假的时候去丰缘地区寻找他的学长兼好友兼正式精灵守护者来寻求慰籍,可没想到他要找的那个人因为任务而来到了他的学校附近,这可省了他不少功夫。
沃尔米斯推开守护者基地的大门,他要找的人——奥刃·人生赢家·弟控·高富帅·布鲁克正在给他的陀螺进行定期维修。
“哟,奥刃前辈。”沃尔米斯招手,“介意一起去喝杯茶吗?” 

 

 


“哈哈哈哈,沃尔米斯你可真是倒霉啊!”奥刃在咖啡桌的对面大笑,从他们认识开始,他的这个后辈就没让他过活几天清净日子,能嘲笑那当然就要尽全力嘲笑了。
“奥刃你好过分啊——”沃尔米斯也只有在别人面前才会对奥刃使用敬语,当只有他们两个在的时候,沃尔米斯和他之间就会恢复正常的交往方式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次实战测验监考你的老师是谁?”
沃尔米斯皱起眉头想了想,虽然他是个作弊的坏学生,但是在考试时他从来不管什么监考老师的——不管那个老师再严格,他还是该作弊照样作弊。“好像是那个明明一大把了却还赶潮流染红发的老头?”
“我就知道哈哈哈!那个老头是出了名地讨厌一切虫类,你的搭档精灵是Warmeese对吧?哈哈哈不过你们这一届还在那样叫他吗啊,他那是天生的,不是染的啦。”奥刃简直丢掉了他平时温文尔雅的形象,边捂着笑疼的肚子,边分析着。

“……卧槽。都怪你。”沃尔米斯听后斜眼瞪了眼在他身旁的沙漠蜻蜓。
“妈的老子不是虫系精灵啊!你哪只眼睛看我长得像虫?都怪这个死名字!我要改名叫沙漠飞龙!”莫名中枪的Warmeese激动地骂回去。
“傻逼。”

奥刃见一人一宠有要吵起来的趋势,赶紧站出来转移话题:“咳嗯,我亲爱的沃尔米斯后辈,难道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抱怨你的考试问题的吗?”
沃尔米斯的注意力果然被他转移了,他冲着奥刃无辜地眨眨眼,“是啊,不然呢?”

奥刃再一次觉得他的后辈是年纪越大就越蠢了,“就因为这事你浪费了我二十一分钟?好吧,好吧。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家。”
“那好,你就作为学员来跟我一起执行任务吧。你知道我来关都地区不是来玩的。”

沃尔米斯跟他的沙漠蜻蜓对视了一眼,这一眼停留得极其短暂,但是里面包含的东西却很多:
“喂,你觉得他是不是在让我们去做他的免费苦力?”
“我想是的。”
“那我们去不去?反正在家也挺无聊的,就当转换心情了。”
“不去,累。”
“好。”

沃尔米斯回答道:“不去。”
奥刃似乎并不意外他会这样选择,他挑眉缓缓开口:“女生宿舍……”
“我去!我们立刻出发!”沃尔米斯一听到这四个字就满脸潮红,猛地站起来打断了奥刃,抓起后者的手腕往外拖。
小屁孩,本大爷还治不了你?奥刃勾起嘴角腹诽着。


奥刃这次回关都地区的确不是来玩儿的,他身上的担子还挺重——丰缘地区的守护者总部基地得到情报,说是前阵子在当地活跃异常,这阵子却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水战团将被严重打击的总部迁移到了关都地区。关都地区作为最初发展起来的地方,拥有着较多的原始Pokemon资源和相关文化。坚信着“一切都是从海洋中孕育而生”的水战团恐怕是打上了“一切的发源之地”关都地区的主意了。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目前还轮不到他们守护者出场。根据情报,水战团近期会展开他们迁部后的第一次行动,具体行动是什么他们还不了解,但是最近恰好是关都地区的敏感时期——百年一次的雪拉比时空波纹对比迁徙,届时,会有大量的雪拉比从不同的时空波纹穿梭而来,对时空波纹的稳定程度进行测验与调整。若是水战团的人盯上了这个百年难遇的穿越时空的机会并成功,那将对整个世界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因此,几乎各地区的守护者总部都派了数量可观的守护者来关都地区执行任务。这是个责任巨大且相当危险的任务,自然没有人敢掉以轻心。本着能多一个人帮忙就绝不浪费的原则,奥刃破了守护者的规矩,把沃尔米斯这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带来一起执行任务了。

奥刃这么做并不是不把这次任务放在心上,而是他相信沃尔米斯的能力。

“我说,奥刃。”沃尔米斯懒散地瞟了眼奥刃给他的计划书,在看到任务开始的预计时间时,太阳穴突突地跳了几下,“这都快到日子了,你哪来的时间跟我一起喝茶啊?”
“所以我之前才说你浪费了我宝贵的二十一分钟的啊!你看我这个前辈多称职!在这种危急关头都要舍身陪陪自己的后辈。”奥刃把计划书从沃尔米斯手里抽出来,“昨天我们队里开了会,我们队主要负责的管理区域是二十一号水道及红莲岛周围的海域,红莲岛不归我们管。克里斯蒂尔队长和伊沃负责日间的巡查,里德尔副队长和特瑞负责夜间的巡查。而我——哦,现在还加上了你——负责对情报的收集与传达。”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得不分昼夜地对那些个地方的人进行问话?”沃尔米斯皱起眉头,他希望他的前辈能给他一个否定的回答。
“嗯。”奥刃肯定道。
“哦。”沃尔米斯说。

虽说目前的任务枯燥无味且十分浪费体力与口舌,但能为自己将来的道路积累些经验总是好的(虽然他是被奥刃硬拽过来帮忙的,但他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就接受了)。于是,准守护者沃尔米斯与他的前辈奥刃开始了今天的任务。

而这时候,早已被沃尔米斯遗忘得一干二净的救命恩人杰奇提着行李回到了他的家——二十一号水道。结束了作为钓师的跨地区修行之后,杰奇感到浑身舒爽且心情愉快。但是他回来时因为想要发现新的垂钓点而故意走了偏僻的路,其间他不止一次地遇见了身穿红黄配色制服的人,他知道那些人是守护者,有时候也会有任务执行。但是他与他们相遇得实在是太频繁了,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杰奇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天色已黑,大海表面一片平和。看到这样和谐安宁的景象,尽管不安,杰奇也不能委屈了自己的宝贝。他回到海边别墅,简单收拾了一下,提着灯来到了沙滩上。
“委屈你了,Jacky。”他把精灵球抛上高空,从里面蹦出来一条姿态优美的美纳斯,美纳斯跃进海中,溅起些水花。杰奇看着自己的爱宠,眼中流出明显的笑意。
被唤作“Jacky”的美纳斯又在水里游了几圈,才游回岸边,对着杰奇叫唤了几声:
“杰奇,海里的情况有些不对。”

评论

© 佐光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