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这里02/M/离怪,请多指教!
目前算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文手、画手。热爱原创,同人创作较少。
近期沉迷各种日式RPG无法自拔(。)

《缚魇录》一

前言
现代,中国的阴阳师已被分为不同的派系,其中人丁最少的,要数民国时期就已脱离本宗的“缚魇师”一系。
缚魇师一系的人究竟少到何种程度呢——至今为止,缚魇师的传人只剩下就读于北京实验中学高中二年级的佚瞑了。

……等等,您说您不知道“缚魇师”是什么?
难怪,毕竟这也不是普通人能知晓的事情。

对于“缚魇师”,我也不能够多说,但请您记住他们的祖训:“无中生有,二元逆道,朝月含日,歌舞升平。”
——这句话将开启现代鬼怪异闻的新篇章。


一.桃花潭
云,雨,桥。
黑,白,灰——晚夏时节,天空也已学着初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阴雨。雨丝斜入桃林,从秋桃滴落入溪。残叶与晨露一同叶落归根,偶尔有些会被风携至横跨于流水之上的石桥。

这样稍显寂寥的风景中,两道身影的闯入却并不显得突兀。他们立在石桥上,稍矮的那道似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惊起一条锦鲤;稍高的那道则跟在前者身后,静静地听着,视线却早已被那不安分的锦鲤吸引了去。

“……我听我姥爷说,世界在被称为‘世界’之前,是上古邪神混沌在控制着一切。后来创世神盘古氏开天辟地,才有了我们现在生存的这个世界,”佚瞑停顿了下,斜睨向那条锦鲤,“‘开天辟地’在现在说来倒是没什么概念,但在当时,那可是盘古氏手持‘开天辟地斧’于混沌大战了整整两百年才得以创造的丰功伟绩——虽然混沌战败,但它的魂魄还保留着。丧失了大量法力的混沌凭借一腔怒火,分散了自己的魂魄,让它们附身于活物或死物之上,企图重返人间。”

佚瞑说到这,转身看着自己昨日刚收的“傻”徒弟姚远,不顾对方走神而接着说了下去:“而那些被混沌附身并且具现化了的事物,就是我们‘缚魇师’所追逐、所束缚、所毁灭的‘魇’。”

佚瞑停在石桥的拱顶,不知思绪跑到哪去了的姚远呆呆地撞上了自己的师父,险些滚下了石桥。

“我说,姚远。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进去了多少?”站在高处,佚瞑似乎比身高一米八的姚远还高出几公分。他挑眉质问姚远,语气里却没有多少责怪。

“对不起,刚刚我——”姚远正开口,就被佚瞑摆手打断:“没事。当时我听我姥爷说这故事的时候还干脆睡着了——不过这本来就是睡前故事。我接着讲,你要好好听。这魇呢,跟普通的魑魅魍魉不同,因此普通的方术就无法消灭它们。于是,我的老祖宗就自行在传统方术的基础上,创造了‘缚魇术’——这是几千年来最有效,也是唯一能对它们造成致命伤害的方法。”

这次姚远没再走神,他附和着点头,两人一同走下石桥。

“故事到此为止。前段时间我接下一个委托。因为委托内容不用缚魇术也可以解决,所以我就先处理了其他魇,把它留到了现在。今天我就来带你入门。”佚瞑带着满脸疑惑的姚远沿溪岸踏入桃林,而两人都未注意到,那条绯红的锦鲤一直悄然跟进。
精致的雕花桃木栏同溪水蜿蜒于晨雾之中,他们亦消失在了桃林深处。


一弯,两拐。寂静的迷林中连鸟鸣都难以闻见,只有两人走过草地时扫起的沙沙声,安静得似乎随时会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一样。

姚远搓了搓衣袖之下冒出了鸡皮疙瘩的皮肤,他从未在这时节感到仅穿一件衬衫会如此寒冷。他们前行了良久,他强压下心头莫名升起的不安,率先开口打破了这奇怪的氛围:“佚……师父,我们这是去哪?”

“委托人随委托内容一同寄来了几张被裁剪过的报纸,报纸内容有寻人启示和寻人启示前一日的天气预报。而这些信息有几个共同特征:一,失踪者全部是在清晨失踪;二,失踪那日的天气是小雨;三,偶尔有目击者看到失踪者进入了这片桃林,”佚瞑并未直接回答姚远的问题,而是道出了此行的前因。

姚远也不在意佚瞑答非所问,他更在意的是:“这种事情应该交给警察更合适吧。为什么对方会委托你?”

他那师父依旧头也不回地开路:“失踪者的住址各在不同的地方,从距离来看,他们相识的几率很小,因此去桃林应该是个人的行为。既然有目击证词,那么失踪者的家属应该也来这里找过,但是没有任何发现;既然已经有五人失踪在这里,那么应该已有警察介入此事,但是至今无果。”

姚远不解,如果警察调查不出真相,那么应将此处封锁,提醒民众禁止出入才对,又跟妖魔鬼怪有何关系?但他没有发问,而是把疑问留在了心里。

迷雾不知何时消散了,师徒二人的目的地也逐渐在眼前清晰——一潭清泉嵌入草地,即便是在这万物趋于零落的时节,泉边桃花也常盛不败。泉上桃瓣纷纷扬扬,几条桃枝没入泉水,仿佛那洒满了花瓣的潭水中也生了棵桃树。

姚远完全被这眼前的盛景给惊呆了——这实在是美得像片人间仙境!

佚瞑看着姚远的痴状,了然地点点头:“这里真是好看得令人流连忘返,对吧?”说完,不等姚远回答就径直走到了潭边:“这里名为‘桃花潭’,是处真正意义上的人间仙境。而我们的委托,就从这里开始。”









开了新坑!!由于我在上学,所以更新时间不定,欢迎捧场!!!这次的主题是现代阴阳师的分派——现在唯一一名缚魇师的故事,其中大部分都是自己编造的,所以还请不要太认真(你)

评论
热度 ( 7 )

© 佐光翼 | Powered by LOFTER